从文旅视角看:“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什么花落浙江?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8-09
                        • 点击次数:453

                        2021年3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浦东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大任务。

                        2021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发布,明确到2025年,浙江省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取得明显实质性进展。到2035年,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实现共同富裕。

                        2021年7月19日,《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正式发布,《方案》提出率先基本建立推动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框架,努力成为共同富裕改革探索的省域范例。率先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努力成为地区、城乡和收入差距持续缩小的省域范例。

                        随着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发布,“共同富裕示范区”花落浙江,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率先开始探索。纵观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当下唯一的“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什么偏偏是浙江?

                        01.浙江有什么

                        从自然地理的高空俯瞰,浙江的山地丘陵面积占到全省总面积的70%以上,天目山脉、天台山脉、会稽山脉、雁荡山脉、仙霞岭山脉等于此交汇,历史上“七山一水二分田”的俗语也因此得以印证。

                        浙西,钱塘江曲曲折折从衢州、杭州的丘陵间穿过,在杭州湾汇入东海,冲击形成的浙北平原成为省内为数不多的平坦地势。钱塘江在《后汉书·地理志》中称之为浙江,便是今天“浙江”名字的由来。浙东,一千余公里的大陆海岸线在与海洋的浪花波涌中,形成了三千多个岛屿。山河湖海孕育出了千岛秀美、钱塘浪涛、富春山居……也收获了来自自然馈赠的竹笋、香榧、山核桃、茶叶、海鲜等丰富物产。

                        沿着历史人文的脉络上溯,浙江从远古的河姆渡文明、良渚文化一路走来,虽有发达的稻作农业,但可用的耕地却不多,且省内不产一油一煤,无法“坐吃山空”。不同于中原地区的“重儒轻贾、重农抑商”,拜这山水所赐,浙江自古就衍生出以家庭作坊为基础的小商品经济。

                        隋朝时期,京杭大运河的贯通加速了江南商品经济的繁荣,唐以后政治经济重心的南移进一步催生了浙江人文与经济的同步发展。以手工业为主的桑蚕、织造、茶叶、瓷器等闻名海内外,沃土之上也滋养出自由开放的人文精神。明朝袁宏道初到绍兴时,感叹江南此地“名士多于鲫鱼”。迈入近代以来,浙江的沿海城市陆续开埠,浙江成为近代工商业和商帮的摇篮。但随着上海大都会的崛起以及清末战乱动荡,浙江从历史舞台的聚光灯下逐渐暗淡。

                        新中国成立后,浙江民间一直流传着“国资不疼,外资不爱,只好民资顶上”的俗语,没有东北“共和国长子”的工业根基,也没有浦东或深圳的政策扶持,靠着自下而上的生产力,浙江野蛮生长,创造出了桐庐的快递、海宁的皮革、永康的五金、义务的小商品……探索出了以萧山模式、温岭模式、嘉善模式、慈溪模式、安吉模式等为代表的浙江模式。

                        时至今日,我们问浙江有什么?在自然地理与历史人文的交叠下,浙江有10项人类非遗、241项国家级非遗以及886项省级非遗在乡野间涓涓长流;浙江有近800处A级景区,4处世界级文化遗产伫立在山海之间;浙江还有近1000万的各类市场主体,有约500万户的个体工商活跃在乡镇村域……

                        那么,只有这些,就够了吗?

                        02.浙江凭什么

                        如果说浙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领跑者”之一,一定不会有人质疑;换个角度,如果说浙江是中国文旅发展的“领跑者”之一,它也一定受之无愧。

                        文旅产业夯实战略性支柱产业地位。2016年至2019年,浙江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2.6%,高于全省GDP现价增速3.1个百分点;同期旅游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1.2%,高于GDP现价增速1.7个百分点,对全省GDP的综合贡献超过18%。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2019年中国旅游业发展报告》,对我国省域旅游竞争力和重点城市旅游竞争力进行评价和排名,其中浙江省位列第三;在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2019年全国省市文化产业发展综合指数的排名中,浙江省再次位居全国第二,与第一名的北京仅有细微差距。浙江旅游产业与文化产业双双迈入万亿产业,战略性支柱产业地位进一步巩固。

                        县域文旅经济位列国内第一梯队。2020年11月《中国县域旅游竞争力报告2020》发布,该报告对2019年中国县域旅游发展情况作了全面梳理,公布了“中国县域旅游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市”,这些百强县分布在全国21个省份,其中浙江省以25个县市位居全国榜首,引发关注。浙江省在县域旅游资源富集度、旅游经济活跃度、旅游设施便捷度、生态环境优势度、政府推动实效度、旅游品牌美誉度等六个方面(34个指标)遥遥领先。

                        乡村旅游领跑全国拉动城乡收入平衡。《浙江省旅游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显示,“十三五”期间浙江省乡村接待游客数量和旅游经营总收入均占全国1/10左右。其中,全省共有民宿1.98万家,总床位近20万张,就业人数超15万人次,总营业收入超过100亿元,居全国第1位。同时,在文化和旅游部公示的第一批和第二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单中,浙江共达40个,数量居全国首位。乡村旅游的快速发展也进一步拉动了村民收入提升,2020年,浙江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930元,连续 36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城乡居民收入比小于“2”,是全国最低的地方之一。

                        旅游领军企业快速发展崛起。浙江省内以开元旅业、宋城股份、横店集团、乌镇旅游、龙之梦为代表等一批旅游领军企业快速成长。其中乌镇旅游与宋城股份已经开始了对外旅游输出模式。以陈向宏为首的“乌镇团队”将乌镇模式带到了北京,由此创作出古北水镇,乌镇旅游与桐乡乌镇景耀旅游营销咨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乌镇景区管理有限公司并开启了轻资产模式。宋城股份于2010年成功上市,“宋城千古情”演艺模式继杭州之后,在三亚、丽江、九寨沟、漓江、西安、张家界等地复制持续推进。

                        在文旅产业、县域经济、乡村发展、旅游企业等多个方面,浙江均展现出自己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真正实力,也率先做出旅游发展促进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标杆样本。

                        03.浙江怎么搞

                        为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浙江先后提出“全域大景区/全省大花园”的文旅布局,落实“万村千镇百城景区化”发展目标,持续推进“山海协作”工程,试水“六大领域·28个试点”。

                        1. “全域大景区/全省大花园”的文旅布局

                        作为最早提出并实践全域旅游的省份,从2002年杭州市西湖免费开放起,浙江省率先走上了从“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的快车道。截止到2020年,浙江省内8个县(市)创成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37个县(市、区)创成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县,覆盖率达50%,浙江A级景区数量连续多年稳居国内前三。

                        而今天,当其他各省市纷纷唱响“全域旅游示范市”创建时,浙江已经将赛道转移到省际旅游大格局。可以说,除了杭州西湖外,浙江省内没有像黄山、泰山这样全国响当当的名山大川,亦没有像西安、北京声名远播的文化知名度,面对这种“星星较多,缺少月亮”整体旅游资源分布,浙江将省域作为整体景区来重点规划打造,突出城市赋能,通过浙江省域旅游大格局打造“时时处处可旅游”的“全省大花园”。

                        2. “百城千镇万村景区化”的发展落位

                        如果说2008年安吉县率先提出的“中国美丽乡村”建设方案是乡村旅游的初级版本,那么10年后,浙江再次提出的“百城千镇万村景区化”发展目标则是乡村建设的高阶版本。2018年浙江省文旅厅先后出台了《浙江省A级景区村庄质量等级评价细则及说明》《浙江省A级景区村庄等级评定管理办法》《浙江省A级景区村庄等级申请评定申报表》等相关细则,将以往乡村建设中面临的标准混乱、无据可依的现象用量化的标准确定下来。

                        比如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明确“十个一”,即一个入口形象、一个停车场、一个游客中心、一个A级厕所、一条游览线路、一套解说系统、一个营运主体、一套管理制度等,真正使乡建实现景区化运营。截止到2020年底,浙江省共认定A级景区村7236个,其中3A景区村1162个,景区村庄覆盖率达33%左右。淳安下姜村、海宁梁家墩村、新昌外婆坑村、开化金星村等一批景区村雨后春笋般出现,同时,临安那月乡旅游、浦江诗画乡旅、吴兴谷堆乡创等一批景区村运营公司和乡创客也在乡村落地生根。

                        3. “山海协作”工程的跨区域战略举措

                        早在2001年,浙江便提出“山海协作”工程,其中“山”主要指以浙西南山区和舟山海岛为主的欠发达地区,“海”主要指沿海发达地区和经济发达的县(市、区),“山海协作”工程旨在加快扶持欠发达地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直至今天,近20年过去了,“山海协作”工程仍在持续跟进,以绍兴市上虞区帮扶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为例,上虞区工作人员通过做策划、搭平台、收单出货、打包发货等方式,手把手帮助景宁畲族自治县村民拓展土蜂蜜的销路。可以说,“山海协作”工程真正帮助浙江省实现了陆海统筹一体化与跨区经济结构优化发展,突破了长期以来以输血帮扶为主的传统扶贫模式,探索建立了符合市场经济条件下扶贫开发以对口造血帮扶为主的新模式。

                        4. “六大领域·28个试点”的试水先行

                        2021年7月30日,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完成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首批试点遴选工作,确定了六大领域、共计28个试点。其中六大领域为缩小地区差距领域、缩小城乡差距领域、缩小收入差距领域、公共服务优质共享领域、打造精神文明高地领域、建设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领域。试点单位将编制三年行动计划,未来将进一步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标志性成果,在全省范围内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此次中共中央国务院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是基于浙江自身发展的综合实力,也是基于浙江城乡建设的代表性、可复制性与可推广性,而在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创建过程中,文旅产业势必发挥出重要价值。以浙江为示范先锋,未来更多省份将进一步提升文旅品牌影响力,助力市民、村民富裕增收,推动文旅产业成为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载体。

                        文章来源 |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华东分公司

                        数据来源 | 国家统计局官网、浙江省人民政府官网、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官网

                        参考资料 | 《浙江通史》《浙江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类型及其价值研究》《浙江省旅游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征求意见稿)》《浙江全域旅游发展规划(2018-2022)》《2019-2021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

                        编辑整理 |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

                        图片来源 | 摄图网

                        声明 :我们致力保护作者版权,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国产精品自在在线午夜蜜芽tv在线,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不卡,午夜在线不卡精品国产